论二重身与感知:“似曾相识”感从何而来?

发布时间:2019-08-08 3评论 2866阅读
文章封面
文:译言赞赏
来源:译言(ID:yeeyancom)

2015年,一位名叫妮娅姆·吉妮的28岁爱尔兰女子应一家电视制作公司的要求,参加一场非同寻常的比赛。这场比赛是为了找到她的孪生陌生人,也就是找到与她长相非常相似的一名陌生人。



两周内,通过对社交网络以及其他各种有效渠道的搜索,她找到一名长相酷似自己、来自都柏林、名叫凯伦•布莱尼根的女子。接着,她找到另一位来自热那亚、名叫路易莎•圭扎尔迪的女子。之后,又找到另一个来自斯莱戈、名叫艾琳·亚当斯的“自己”。外貌相同的四胞胎实际上毫无关联。


吉妮并不是唯一一个遇到这种情况的人: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找到酷似自己的人。在艺术品中发现的大量元素,长相相似的名人这些都表明了这种令人不安的可能性在世界的某个地方,有一个人长得几乎和你一模一样。


无论你认为这是对你独特性的侮辱,还是对我们集体人性的证明,都取决于你。无论哪种方式,个性的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因为这些面部相似的概念经常被人忽略:人们的视觉识别能力各不相同,这些差别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其他人表现出的相似程度。



有一种极端情况是患有面孔失认症或“面盲”的人。把一张照片拿给一位患有面孔失认症的人看,你会发现她能回答关于图片中某个人的各种问题,从头发的颜色到表现的情感。


但若是让她辨别出那个人,她会纠结——照片描绘的是一位名人,一个好朋友,又或者说是她自己呢?另一个极端是“超级识别器”,他们检测人脸的能力不同寻常到会附有自己社会问题的特点:看到人能认出来,即便几年前你只是和他们在地铁上匆匆一瞥。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居于这两种情况之间,能够认出数百到数千人,但却并不能把每个人都区分出来。


人们在分辨特定类别的脸部或特定人物方面的能力也各不相同。例如,心理学家研究了种族隔离的影响,这让我们更加难以区分那些与周围人看起来不同的人。或者想想同卵双胞胎的情况,他们通常难以区分,而只有少数朋友和家人能够以经验区分双胞胎。


对于外人来讲——即使是那些拥有双胞胎的人,他们看起来就像两个一摸一样的人。但对于父母来说,他们是独一无二的,因为父母们与他们接触的机会很多且有可靠原因来区分双胞胎。


当推理人脸之间的相似性时,人脸感知研究者诉诸“脸部空间”的概念。作为比较,想想在三维物理空间中,一个物体的位置是如何被描述为一个点的。



你可以对心理对象进行相同的处理,比如说人脸,通过在可感知特征和属性的抽象多维空间中描述它的位置。空间中的每个点都映射到一张脸。附近的点对应着看起来相似的人脸,而远距离的点代表看起来不同的脸。


这种以点在空间中的位置对人脸外观的描述不是全部的内容。诗人沃尔特·惠特曼说我们包罗万象。我们表达的事物也多种多样。在衰老,脸红,染色,节食,秃顶,日光浴,微笑,出汗,疤痕,剃须,穿孔,去角质,注射肉毒杆菌以及图像处理之间,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人的外表会发生相当大的变化。


那么,视觉认同不是由一个单一的外表来定义的,而是由许多因素形成的,通过人脸空间形成一个模糊的轨迹。尽管会有这些变化,那些希望认识我们的人必须这样做。而且,通常他们是这样做的。


在这种情况下,视觉学习可以被看作是为了应对一个人视觉环境需求的脸空间的主动变形。当这种环境需要一个人在面部空间的狭窄区域内进行精细区分时,该人的视觉系统会做出调节,从而导致脸空间的扭曲。举例来说,父母抚养双胞胎所面临的环境会导致照顾者的视觉系统将他们双胞胎的脸部表情分开,好像从一场打架中将两人分开一样。



说两个人看起来一样,就是不仅要做出关于他人的陈述,还要做出对自己的陈述。因为脸部空间是心理上的说法,所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脸部空间,反映出她的脸部识别能力以及所习得的视觉专业知识。


当环境和偏好变化时,脸部空间也产生分化。所以在外观上的感知相似性总是同时反映观察者和被观察者。这种扩大的相似概念使二重身、孪生陌生人的概念变得复杂。对于面孔失认症患者或新手来说,长相相似的比比皆是。对于超级识别器或专家来说,没有哪两个人看起来长得是一样的。


那么,有人看起来和你长得很像吗?这取决于你怎么想。无论我们修改后的相似定义如何,它都必须尊重观察者和被观察者之间的相互依赖关系。


一个可能的修正定义——暂且让我们称之为‘一致’,就是当且仅当没有人能学会将它们分开,即便与他们有长达一生的接触,这也可以说两个人的外表完全相同。因为这个定义非常严格,所以它排除了同卵双胞胎,即两个人看起来长得都一样的情况,那么就不可能存在任何长相相同的孪生陌生人情况。



如果扩大这个定义,我们可以说,如果经过训练的观察者能够可靠地将他们区分开来,那么两个人的外表就是“一样的”。最好的人脸识别器所具有的超凡能力表明,你不可能找到某个与你外表足够相似的人来欺骗他们。再细想一下,如果普通的不曾训练过的人不能将他们区分开,我们可能会说两个人的外表是“一样的”。此时,二重身的想法至少是合理的。


在地球上生活过的人类数量估计有1000亿左右。这意味着,对于每一个你曾经暂时认为是朋友的陌生人,或者把一位名人认成别人的人来说,如果你碰见他们,你会觉得有数十人,数百人甚至数千人和他们看起来更相似。也许在另一个地方、另一时刻,某个地方,有一个人的外表和你的外表非常相似,以至于一般未受过训练的人不能将你还有和你长得一样的孪生陌生人二者区分开来。


原文标题:Haven’t we met before? On doppelgängers and perception
原文链接:http://aeon.co/ideas/havent-we-met-before-on-doppelgangers-and-perception
译者:晓晓晓萌199
来源:译言网(yeeyan.org)
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在译言整合发布


公众号简介:译言(ID:yeeyancom),发现、翻译、分享中文之外的互联网精华。


排版:小鲸鱼    远方的你别回头


原作者名: 译言赞赏

转载来源: 译言(ID:yeeyancom)

转载原标题: 论二重身与感知:“似曾相识”感从何而来?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回复

作者头像

科普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科普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