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关系,远比对错更重要

发布时间:2019-08-27 2评论 3080阅读
文章封面

有一片田野,它位于  /  是非对错的界域之外  /  我在那里等你。


当灵魂躺卧在那片青草地上时,


世界的丰盛,远超出能言的范围。 


观念、言语,甚至像你我这样的语句,  都变得毫无意义可言。


——鲁米



01


有位读者给我留言说,她有了外遇,这份关系并不是最困扰她的,最困扰她的,是她很害怕父母的声音和她无法自控的情绪。


四年前,她大学毕业,认识了之前的男朋友,父母也知道他们的恋爱关系,俩人交往了一年多,父母也见过她的男朋友,虽然没有支持他们在一起,但也没有反对他们的交往。


她只是知道爸爸觉得男友家境一般,因为爸爸曾经有简单的和她提及。


后来,她和男友同居怀孕了,男朋友的态度让她很失望,他还不想结婚。父母的态度,让她绝望,因为父母对她说,未婚先孕让他们很丢脸。


她说,父母一直骂她不要脸,臭婊子。后来她才知道,他们其实并不想自己和这个男生交往,他们一直有在为她安排相亲。


但是当他们知道女儿怀孕的事情之后,就开始疯狂的指责她辱骂她。


男友的态度她无法接受,父母的指责她也无法面对。那天,她背着所有人独自去做了流产手术。


02


这件事,让她的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折磨。她说从那天之后,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经常一个人默默的流泪,和男朋友的关系也变得越来越糟糕,最后还是分手了。


分手后没多久,父母又让她去相亲,她并不想去,但是每次父母都会反复地拿她未婚先孕的事来说。


她说:他们反反复复的和我说起这件事,总是说我丢了他们的脸,让他们抬不起头做人。他们好像永远不会让她忘记,永远都不想让我过去,他们好像就要一直撕开我的伤疤。


有时候,她甚至觉得自己连活下去的权利都没有了,她开始顺从着父母的任何安排。


她时常感到很羞愧,觉得自己遇人不淑,同时也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她总想着,如果有可能的话,尽可能的把自己所有的事情做好,不要再让父母操心了,不要再被父母责骂了。


她说,有时候自己甚至会幻想,如果有时光机可以回到过去就好了,一定所有的事情都听父母的话。这样,就不用过得像个罪人一样。


实际上,她也已经变得很听父母的话了,她完全听从了父母的相亲安排。



03


终于,她和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人结婚,丈夫是当地的公务员,有车有房有面子,满足了父母一切的标准。但是,她并没有过得开心幸福。


婚后的两年,她有了外遇。


她说她知道自己不应该,但是她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感,她很想离婚,但是她的内心很纠结。她纠结的不是离婚与否,她纠结的是,父母反复出现在她耳边的话语不要脸、臭表子


这依然是最困扰她的问题。她内心有很沉重的内疚感,她觉得自己像罪人一样。


她觉得自己不配得到幸福,她似乎拼命的想要表达,她所有的遭遇都是咎由自取。


父母的指责已经变成了她的自责。


前男友的态度让人失望与愤怒,独自去做手术让人伤心和痛苦,而父母的辱骂则让她内心奔溃。


以前,未婚先孕让父母觉得丢脸。现在,她有婚外情,按她对父母的理解,这可能又是一件让父母丢脸的事情,尽管这件事情没有人知道,但是,她内心的枷锁又开始了对自己的折磨。


她好像一直在尝试摆脱父母的声音,但是她一直通过让自己受伤来付出代价。


04


看到她留言的内容和困扰,我感到很无力。我不知道我该对她说些什么,我无法告诉她对与错、是与非、罪与罚。


我甚至不知道,如果我告诉她:你一直在为父母而活着,她是否能够承受住这个事实。


我尝试着告诉她,未婚先孕这件事情,也许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但也不是罪恶,她已经向父母承认了错误,但并不意味着她一辈子都是罪人。


很快,她回复了消息:我就是有罪的,他们也是为了我好。


看到她的消息,再一次的,我感受到了无力。我知道有部分的无力感,可能是我感受到她的无力,这是她长期以来的一种感受。


要处理这些长期以往积累的复杂情绪,邮件的方式不能更多的沟通和探讨,我建议她在当地去约心理咨询,但是她很恐惧,她害怕不被接纳。


后来,我在邮件里问了她一个问题:如果你的女儿未婚先孕了,你会这样对待她吗?



05


几天之后,我收到了她的回复。


她说,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的眼泪就流下来了,但是,她暂时还是没有勇气去看心理医生,不过她会考虑去的。


无论如何,我想她内心的心墙可以松动一些了。


因为她的内心深处,已经筑起了一堵无比坚固的心墙,这堵墙可以否认外界的真实,这堵墙可以保护她内心不会死去。


否认,在心理防御中是一种常见的、比较原始简单的防御机制。


它借着扭曲个体在创伤情境下的想法、情感来逃避心理上的不愿面对的事实和痛苦,或是否定痛苦带来的影响,以期来获得心理上的暂时安慰。


但是,被否认的情感一直都存在着,这些积累的情感越来越多的时候,最后仍然会寻求出口爆发出来。


如此一来,我们就不得不再次去面对现实,同时也很有可能会,再次用更多的否认机制去否认现实,否认感受,这又为下一次危机埋下了伏笔。


如果不否认是不是就可以了,也许未必。


因为,父母可能也会有自己的否认机制。


我的一位读者朋友,她想去省外念大学,但是父母不同意,就要她考本省的学校,最终如父母所愿进了本地的大学。后来她有很多次和父母的争吵,父母都对她说:没有的事,当时都是你说害怕一个人出去外地害怕适应不了。


她也很困扰,她不知不觉中真的长成了一个不懂社交的人,害怕和他人打交道。但是她又清楚的记得不是这样的,她甚至在日记上还记录了当时郁闷的心情。


是父母完全否认了这件事情。


尤其是,当你和父母讨论过去,当你想重新构建自己真实的过去的时候。父母也可能会用否认的话语告诉你,你就是怎么样的,你不是怎么样的


这会让你又不得不开始怀疑自己。


如果我们在关系中,只是强调是非对错,似乎就把中间的区域忽略了,似乎就把一切都对立起来了。


正如给我留言的这位读者一样,在她成长的过程中,她的确感受到了父母对她的在意,同时她也遭受了父母对她的抛弃。


如此伤害孩子的自尊与伤害孩子的身体一样,都会带来伤害,都不是真正的爱。


很多人可能会有这样的感受,即使你知道父母打孩子是不对的,但你仍然可能会觉得他们是有道理的,他们都是为了孩子好。


也许,这不是道理,这不过只是为了证明谁对谁错而已。


也许我们都忽略了,真实的关系,远比对错更重要。


作者:吴在天,心理咨询师,心理专栏作者,著有《把生命活给自己看》《亲子关系对了,孩子的世界就对了》
微信公众号:吴在天(ID:wztroom)

排版:Survival
0

回复

作者头像

吴在天

TA在等你的回复~

(不超过200字)

提交回复
向下加载更多

私信

吴在天一条私信

取消

问题反馈